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更新时间:2017-06-20 16:47 来源:武林网奇闻
   【导读】蔡英文上午到宜兰县头城镇卫生所参访并视察。场外聚集了二三十名不满年金改革的退休警务人员。抗议民众除了高呼“蔡英文下台”等口号,甚至有人朝蔡英文的方向丢掷拖鞋。...

中新网6月19日电 蔡英文上午到宜兰县头城镇卫生所参访并视察。场外聚集了二三十名不满年金改革的退休警务人员。抗议民众除了高呼“蔡英文下台”等口号,甚至有人朝蔡英文的方向丢掷拖鞋,但因警方有效隔离,这只脱鞋离蔡英文尚有一段距离,便落在地上。

蔡英文视察遭丢鞋抗议

蔡英文上午到宜兰县头城镇卫生所参访并视察。场外聚集了二三十名不满年金改革的退休警务人员。抗议民众除了高呼“蔡英文下台”等口号,甚至有人朝蔡英文的方向丢掷拖鞋,但因警方有效隔离,这只脱鞋离蔡英文尚有一段距离,便落在地上。

抗议民众表示,维护蔡英文安全的是警察,结果现在退休金被削减最多的也是警察。蔡英文乱搞一些黑机关来削减大家的年金,大砍警察的退休金,完全是“违法”“违宪”。站在最前线努力维护社会治安,维护立法机构安全,都是警察,结果被保护的民意代表却躲在立法机构里面大砍警察退休金,天底下最讽刺的事情也不过如此。

抗议民众说,执政当局真的很无能。台湾交给蔡英文,就是要你去好好增加岛内收入,搞好台湾的经济,结果却还是在搞意识形态、一上台就搞对立,弄到每天都有人在抗争,蔡英文不知民间疾苦,还当什么领导人?

抗议民众并质疑,当局口口声声说没钱,结果却在大搞“前瞻计划”,根本就是在搞鬼,要将钱搞到自己人的口袋里,岛外都在推动无轨了,台湾却还要做轻轨,高雄的地铁没人要搭乘,都成“蚊子地铁”了,现在还要搞轻轨,根本就是政治分赃。

到场维安的警察有人私下无奈地表示,要不是因为现在的身份及有公务在身,一样会上街头抗议,因为现在的执政当局做法实在太没有道理,让人难以接受。

推荐阅读

贵州乡村小学教师杨华(化名)有一事压在心底都9个月了,至今不敢向丈夫透露只言片语:去年2月,她在表妹游说下,投资国宏新能源汽车项目4.5万元,成为会员,4个月后,等到警察找上门,她才知自己身陷传销,一年的工资打了水漂。

贵州打掉特大传销组织

而她的表妹在介绍她成功入会后,拿到了2400元的返利。近日,贵州黔东南州公安局向澎湃新闻等媒体披露了这起以投资“中科泰能镍碳电池项目”、“国宏新能源汽车项目”为名,通过互联网平台缴费入会,发展下线获取返利的涉嫌传销案件。

黔东南州公安局还透露,该组织会员遍及全国31个省,会员之间存在着推荐关系组织结构共6级41层,会员人数达31700余名,组织头目接收会员资金17亿余元。目前,黔东南已抓获马某某等犯罪嫌疑人41人。该案也已于3月20日移送凯里市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以私募、众筹为名,发展下线募集资金

去年4月,黔东南州公安局网安民警在日常巡查中发现,有当地网民反映家住黔东南的李某某以“国宏金桥基金”、“国宏众筹”的名义,发展下线会员,交钱后,却没有回报,怀疑被骗。

经侦查,黔东南州公安局发现一个以马某某为首的传销团伙,而李某某仅是区(县)“召集人”。2016年6月在北京、浙江、广西警方配合下,黔东南州公安局组织集中展开统一行动,抓获马某某等犯罪嫌疑人41人。

马某某今年47岁,担任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东方财星)董事长、北京中科泰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中科泰能)执行董事、国宏汽车集团董事长、北京国宏文化产业发展院院长等职务。在发展下线的宣传语中,他硕士毕业于美国理工学院,曾担任北京微电子技术研究所、北京北辰置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等机构的管理咨询专家组组长。

办案民警钮警官介绍,2014年2月,马某某以东方财星董事长、国宏发展院院长的身份,在北京召开“国宏金桥基金”动员大会,成立北京国宏金桥财星创业投资中心,东方财星是该基金的管理公司。会上,马某某任命陈某某、刘某等人为合伙企业总裁、常务副总裁等,构成该传销组织的领导层。2014年4月23日,东方财星取得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《私募投资基金管理登记证书》。“东方财星”虽然拿到了登记证书,但根本没有按照《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》、《合伙企业法》、《证券法》等法律、规章的规定开展经营活动,尤其是虽然打着”私募“的旗号,但严重违反了“合格投资者投资单支私募资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”以及不得“以公开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宣传”的规定,更超出了“投资者累计不能超过200人”的底线。

钮警官介绍,2014年3月,“国宏金桥基金”以投资中科泰能镍碳电池项目为名,借助河北恩洋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与会员签订《借款协议》进行传销。该“基金”按照每手3万元,交一手为信息专员,三手为信息主管,六手为信息经理,三十手为市级代理,六十手为省级代理的模式进行。

此后,马某某感觉到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可能暴露,于2015年4月底对国宏基金进行封盘。次月,他们以投资“中科泰能二期”、“国宏汽车”为名,打着众筹的旗号,进行第二阶段传销。

钮警官介绍,“国宏众筹”依托因为所以餐饮公司销售消费卡发展会员,并以公司与会员签订投资协议的方式来购买消费卡,每手4.5万元,会员改称为召集人,按“国宏金桥基金”入会购买手数依次改称为预备召集人、单店召集人、区县总召集人、市总召集人、省总召集人。

“从基金到众筹,我们是有问题的,我们的销售采取了传销式的分级多销模式,这与我们当初约定的模式是不一致的。”马某某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,他虽然在后来发现这一问题,因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,就放任未管。

黔东南州公安局查明,从2014年3月至2016年6月案发前,该涉嫌传销组织的会员人数达31700余人次,共6级41层,接收会员资金17亿余元。

推荐阅读
(百汇新闻,最受欢迎的新闻资讯中文站,喜欢就点击这里收藏本站)
    24小时奇闻热点
    焦点图文 社会 澳门葡京娱乐网址 娱乐
    视觉图讯
    本月关注排行榜